當前位置:?文化園地正文

一生只做一件事

新聞作者:中冶環科 慕麟       閱讀次數: 213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8   

題記:張彌曼,1936年4月17日出生于江蘇南京,原籍浙江紹興,古脊椎動物學家,中國科學院院士、瑞典皇家科學院外籍院士,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。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;1992年擔任國際古生物協會主席;1993年擔任中國古生物學會理事長;1995年被選為倫敦林奈學會外籍會員;2011年當選為瑞典皇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;2016年10月獲得羅美爾-辛普森終身成就獎 ;2018年3月23日獲得年度世界杰出女科學家獎。

看到《朗讀者》中張彌曼院士的故事,心中特別有感觸。張院士與我們算是同行,只是我們在最基層的地質生產單位,她在研究所。她就是我們地學人的楷模,是我們后輩學習的榜樣。

野外工作的艱苦難以想象。

張院士年輕時,每年約有三個月,她都隨地質勘探隊在荒野采集化石。大家可以想象,作為一名女性,六十年代物質匱乏,在荒郊野外工作是多么的辛苦與艱難,當時野外勘探基本靠腿,背著重達二三十公斤的行囊,一天步行二十公里,是再平常不過的,就是這樣,她也從未落在別人后面。

那是一段艱苦的歲月。白天翻山越嶺,晚上住宿在村里祠堂、老鄉家里或是在荒郊野外打地鋪,沒有辦法洗澡只能用毛巾擦擦頭發。整日在泥地里挖,蚊子、跳蚤、臭蟲、老鼠什么都有,鬧得人“白天黑夜都沒有安穩的”,每次從野外回家都帶回一身虱子,回家后用鍋煮。但這也成為了張彌曼如今最懷念的日子,她常常在夜里被蟲子鬧得睡不著覺,但白天還是精神頭十足?!按蠹叶际悄贻p人,在一起特別開心,都能扛下來,也不覺得辛苦?!闭f起曾經歲月的時候她一臉笑容。這樣的條件下練出了大胃王,一次她就著臭豆腐吃下了一斤米飯,一斤烙餅。

有著一生只做一件事的執著。

張院士父親是留美醫生,少年時她的理想是當一名醫生,1953年高中畢業時響應國家號召,報考了北京地質學院,大一的時候被選派到前蘇聯留學,1960年,張彌曼回國,進入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工作,開始了她近一個甲子的尋“魚”生涯。

“文革”前張院士被派往瑞典學習期間,她就已經在著手云南早泥盆紀肉鰭魚類的研究。然而很快“文革”就開始了,她提前被召回國。1980年,張院士再次訪問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,還原的是云南曲靖的楊氏魚。它的顱骨化石只有2.8厘米長,為了深入研究楊氏魚的結構,她用連續切片法,切片厚度是1毫米的化石切20片,再把切片上的結構畫成圖,她一共畫了540多張圖,再把這些圖連接起來就是楊氏魚的顱骨結構,這一點有點像現在的3D打印技術。張彌曼回憶,最大的那幅圖,她一口氣畫了14個小時。當她開始這場艱巨的工作的時候,同事勸她這樣做會得心臟病的,她也不為所動,漸漸地,博物館里的人都知道這個中國女人“不睡覺”。

張院士回國后擔任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所長。惋惜于錯過的時光,她工作起來總是格外拼命。作為該所歷史上唯一的女所長,她完全沒有讓事務性的工作耽誤自己的科研。在兩屆任期內,她的學術成果甚至比之前更多了。

前些年她與同事合作撰寫有關伍氏獻文魚的論文時,為了取得更確切的實驗數據,七十多歲的張彌曼不顧自己年邁多病,幾次奔赴上海,利用兄弟單位的實驗設備反復檢測,直到取得準確滿意的結果方才定稿。

進入人生的八旬后,她依然對化石投入最多的精力,之外的事情都不大介意。每周除了和遠在美國的女兒視頻、看望生病的妹妹,其余時間她都會出現在辦公室里。小時工每周到家里做兩次飯,每次做好她就可以連著吃上兩三天;而辦公室的地上,干脆放著大包的即食燕麥片。有次接受采訪時記者看到,張彌曼的午餐是前一天所里開會統一發的盒飯——昨天她吃了一半,剩下的正好可以再吃一頓。

近年來,盡管工作速度已經比年輕時慢了許多,但她嚴謹認真的作風卻沒有絲毫改變。同事評價她總是“極度謙虛平等”,即便是修標本、拍照片、畫圖這類輔助性工作,也都親自動手?!叭绻F在每天能工作六七個小時,我就特別高興了?!彼袊@道。

張彌曼很喜歡蘇軾的一句詩:“門前流水尚能西,休將白發唱黃雞?!庇心贻p人問她,該怎樣消解日復一日平凡工作、生活所帶來的倦怠感?“我真的不知道,”張彌曼遲疑了片刻,眼神里閃現出一位老人最真切的關懷和一絲真誠的困惑,“我總覺得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真的沒有時間倦怠?!?/span>

科學精神永不放棄。

隨著張院士在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研究的深入,她的研究成果挑戰到瑞典學派代表人物雅爾維克,也就是她后來的導師的觀點,有一段時間,當她的導師看到她還在寫有關四足動物起源的論文,就告誡她,不要再寫了,她已經做得足夠好了??匆娝聂~化石,就說該死的魚。就是在這種環境下,她還是堅持自己的研究。她說,作為科學家,只能是看見什么就說什么,否則還算什么科學啊。對于董卿追問是否怕拿不到學位,她的回答是,拿不到就拿不到。

張院士在擔任所長期間,與幾位同事開始收集、挑選國外優質的論文、資料,希望將西方自60年代中期開始盛行的先進學術思想引入國內,通過這樣的方式,西方的學術思想很快地被運用到國內的科研工作中,極大的推動了國內的學術研究。在指導學生的時候,她總是把有可能出成果的科研給了學生,而把那些“硬骨頭”留給自己。她總是說,雖然發生生命演化節點的時期容易出成果,但大量基礎性的工作也需要有人做,也需要給生命演化提供更詳實的依據。

張院士的學生周忠和院士評價她一直是個“學術型的領導”,“外國專家到所里做講座,一般人如果有一兩句聽不懂的,可能含混一下就過去了,但她一定會追著問:‘對不起,能不能再說一遍?’她也不著急,也不會因為已經是大教授了,問這些問題而不好意思?!睙o論是對學生還是對自己,她都十分嚴格,但她并不古板,總會盡最大可能幫助后輩。

周忠和院士年輕的時候因為發現了兩塊重要的鳥類化石,原本研究魚類的他提出想轉去研究自己更感興趣的鳥類,這在當時是很不合規矩的事,但張院士站出來支持了他。不僅如此,后來她還主動幫他聯系到了參加國際會議的機會,為他出國深造寫推薦信。

早年所里剛開始與外國學者合作時,一直有個不成文的規定:如果一項研究所用到的化石是由中方學者提供的,那么無論中國人有沒有參與具體的研究工作,論文發表時都要被列為主要作者。但張院士叫停了這一“傳統”——這樣的做法贏得了國際古生物界的尊重,更為日后國內外學者的交流合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中國共產黨從建黨之初,就把為民族謀復興,為人民謀幸福作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,近百年來初心不改。祖國七十周年華誕之際,授予于敏、孫家棟、袁隆平、黃旭華、屠呦呦等“共和國勛章”,都是科技界的楷模,他們與張院士一樣,平和、謙遜、對科學的熱愛,對名利的淡泊。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時刻聽從祖國的召喚,為了祖國的強大可以奉獻一切,這是我們最可寶貴的精神,堅持這種精神的人是我們共和國的脊梁,也是我們學習的榜樣。

 
 
中國冶金地質總局第一地質勘查院    版權所有   地址: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冶金路49號   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
電話:010-61599302    ICP證:冀ICP備13003078號
盈牛配资